一颗甜饼儿

几杯青萝拂能醉我

[荼毘死]无题

小学生文笔,ooc

 荼毘原本是不喜欢火的,但是个性这种东西又不是可以选择的,不然早就人人都是欧尔麦特了。他不喜欢火的原因也很简单,个性刚刚觉醒的时候,他的火焰失控了。荼毘对于那天的记忆只剩下了满眼的红和火焰在身上燃烧的痛,尽管现在他的个性不会失控了,身上的那些伤疤却还在提醒着他,他曾经有过那么狼狈的时候。

  可是当他第一次看着其他人在火焰中痛苦挣扎时,内心的那股快意使他突然意识到了,自己的个性其实还不错,同时他也明白,自己将会在这条并非属于常人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

  老实说,荼毘对斯坦因的理论并没有什么兴趣,他也理解不了什么“斯坦因的意志”,加入敌联盟只是为了有一个容身之地罢了,现在警察没有注意到他,不代表未来不会,因此还是早点找到一个“组织”比较好。


  刚加入敌联盟时,荼毘觉得死柄木实在是个麻烦的人,和他见过的那些只会打游戏的中二病也没什么不同。不,还是有一点不同的:别的中二病只会在游戏里发泄,这位可是疯起来连欧尔麦特都敢打的。

  再之后有什么东西就逐渐变了,具体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谁也说不清。白天时一切和往常一样,仿佛夜晚的那些疯狂都不曾存在过。两个人就这样心照不宣的向其他人隐瞒着这一切。黑雾也许看出了什么,但他也什么都不说。死柄木和荼毘都不认为这段关系能够长久,可这并不重要,及时行乐就足够了。

  

  直到那一天,

  直到那一天。

  他们暴露了踪迹,被准备多时的英雄们一网打尽。荼毘很早前就明白他迟早有一天会接受所谓正义的制裁,然后在塔尔塔罗斯里度过余生,可是当死柄木毫无生气地躺在他面前时,他发现自己不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
  于是他的火焰再一次失控,像要将一切都燃烧殆尽一样,谁都不能接近他们。荼毘突然想起来,死柄木还不曾知道他的真名。



本来想盲狙北京卷的记叙文但是今年这个题目是什么鬼啊,还好我是去年考的,就写了这个。


评论

热度(34)